幸运的化学,不幸的处女座

摩贝视野 Emma

他之于化学,如牛顿之于物理。却因贪恋钱财以及处女座式毒舌,被卷入法国大革命中,并因此而丧命。

很久以前,化学这门学问尚不足以称为科学,它只是累积了一大堆的实验资料,理论基础也未完全确定,用语、术语也相当混乱,化学物品的主要分类像酸、碱、盐、碱土金属等虽然已经能辨别,但对气体的存在却几乎还茫茫无知。而打破这一状态的是安托万-洛朗··拉瓦锡(Antoine-Laurent de Lavoisier),他被后世尊称为近代化学之父

 

他都做出了哪些突出贡献呢?让我们来复习一下!

  • 他使化学从定性转为定量,给出了氧与氢的命名,并且预测了硅的存在。
  • 他提出了元素的定义,于1789年发表的第一个现代化学元素列表,就是根据他的定义列出的。不过这个跟大家背的那个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不一样。这个表里只有33种元素,其中包括光与热和一些当时被认为是元素的化合物。
  • 他提出规范的化学命名法,撰写了第一部真正现代化学教科书《化学基本论述》
  • 他倡导并改进定量分析方法并用其验证了质量守恒定律。
  • 他创立氧化说以解释燃烧等实验现象,指出动物的呼吸实质上是缓慢氧化。

 

确定职业

拉瓦锡可是标准的高富帅,1743826日出生在法国巴黎一个富裕的律师家庭,是个标准的处女座。家人想要他成为一名律师, 1761年他在父母的意愿下进入巴黎大学法学院学习,但他本人却对自然科学更感兴趣,主动地拜一些著名学者为师,学习数学、天文、植物学、地质矿物和化学。从20岁开始,他坚持每天观察气象,并在假期随着著名的地质学家盖塔(Jean-Étienne Guettard)到各地去做地质考察旅行。或许就是在这个时候,拉瓦锡就已经建立起以考察结果、实验结果为研究标准的思考体系。

1765年,法国科学院以重金征集一种能使路灯既明亮又经济的设计方案,22岁的拉瓦锡参加了竞赛。他的设计虽未获得头等奖金,但被评为优秀方案,荣获国王颁发的金质奖章,这项荣誉给了拉瓦锡很大鼓舞,并正式将他引荐进了科学界。1768年,他进入了法国皇家科学院。

 

顺便结个婚

1771年,那是一个春天,拉瓦锡老师不再是一个人了,他与同事的女儿——13岁玛丽-安娜·皮埃尔莱特迈入了婚姻的殿堂。是不是有哪里不对?13岁,在我们小学没毕业,还在到处野跑的时候。人家就结婚了啊!文化差异不要太大!高富帅的标配是白富美,心理阴暗的人不要怀疑。

下面这张图理工狗们应该都很眼熟,请大家自行将化学课本翻到17页,认真看看这张化学课本插图。

化学课本中的插图

 

经历过化学摧残的苦逼们一定知道,从小老师教导的做实验要专注!不然容易引发各种爆炸什么的,可吓人了。但是再看看这插图里的拉老师,明显在溜号,眼神不仅没有关注实验器材,反而眼睛向上瞟:这深情的眼神瞅啥呢?还有那额头上的一抹阴影是怎么回事?

化学课本中插图的原图

 

原图其实是这个样子的,这就情有可原了,美丽的媳妇倚在身边,谁还关心试验。不过皮埃尔莱特可不是花瓶,她通晓多种语言,多才多艺,她替拉瓦锡翻译英文文献,并为他的书籍绘制插图并保存拉瓦锡实验记录,协助丈夫进行科学研究,可以说拉瓦锡的军功章里有她的一半。

皮埃尔莱特为拉瓦锡书籍绘制的插图

 

导正燃烧的理论

18世纪时,化学家对于物质的燃烧过程并不清楚,根据当时普遍流行的燃素理论:当物质燃烧时失去一种假设无重量或几乎无重量的物质,叫做燃素。1774年,拉瓦锡重做了波义耳关于煅烧金属的实验,否定了波义耳的火微粒之说,也对燃素说提出了质疑。接着,拉瓦锡重复了卜利士力的实验,彻底否定了燃素说。1777年,拉瓦锡发表了他最著名的论文《普遍燃烧研究报告》,首次提出了他的理论:燃烧过程是因为空气中的氧与其他物质化合的反应,否定了燃素这种物质的存在。这种对燃烧现象的解释,改变了整个化学观念,也为后来如此卑微的死去埋下导火索。

拉瓦锡的实验室

 

兼职做了官

1776年,26岁的拉老师成为了法国科学院名誉院士,同年继承了父母和姨母的巨额遗产。产自名门、生在别人终点的他,为了追求更多的金钱,做了个兼职:他向包税局投资五十万法郎,承包了食盐和烟草的征税大权,当了税务官。可见,学术大牛做兼职,历来已久。同时,现在我国每年的千人计划资助金额动辄上百万,也说明我天朝对知识的尊重。

 

拉瓦锡之死

大卫的《马拉之死》

 

我们先来给大家看一幅画面,这个画非常有名,这个画就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官方画家雅克-路易·大卫画的《马拉之死》,大卫还是拉老师媳妇的老师,关系有点绕啊。回归正题,这个马拉是当时法国大革命其中一派的重要的领袖,有一天他正在家里面浴缸泡澡的时候,忽然有人进来把他刺杀了,结果就这么死了。话说他死就死吧,和拉瓦锡有什么关系?此处必有隐情~

1780年的时候,马拉向英国皇家科学院递了一篇有关燃烧理论的论文,理论是错的,被一个老权威指出来了,还是态度很轻蔑的那种!这个人正是我们的拉老师。不要怪拉老师毒舌,处女座的亲们应该很了解,这是本性,想戒也戒不掉。

马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没过多久法国大革命爆发,大家纷纷投入到水深火热的政治斗争中去!马拉这时候变身成了政治家。吉伦特派和雅各宾派打得你死我活。以尼古拉·孔多塞和拉瓦锡等为代表的近代科学家的政治立场属前者,而马拉等人则站雅各宾派。后者宣扬卢梭的一个观点,即科学知识的逐渐丰富并不能为人类社会带来益处和提升,而是能让人类社会变得更不道德,人也会更不快乐。后来,雅各宾派掌了大权。他们宣称共和国不需要科学,处死了孔多塞。

就在这时,小心眼的马拉为拉瓦锡的死猛出了一份力,他对拉瓦锡进行谴责,认为他早该被绞死。过不多久,马拉在洗澡时被夏洛特·科黛杀害。但是马拉的影响力持续发酵,加之人们对税务官深恶痛绝,终于“公民”对拉瓦锡这个严谨的科学家形成一个印象,觉得他是个骗子,马拉才是真正的英雄。

法国的大革命

 

由于各种私怨众怒,1794年,拉瓦锡被执政的激进党送上了断头台。据说拉瓦锡在被处决前,安排了他的最后一项实验。那时断头台在法国被广泛使用,因为它被认为是处决的最人性的方式,可以在瞬间无痛地执行。现在有机会去弄清楚到底是不是这样子了。按照约定,当拉瓦锡感受到刀片接触到脖子时,就开始努力地快速眨眼,而他的助手就站在人群中记录他眨了多少次眼(一共眨了15次),以此来确定头砍下后是否还有感觉。

拉瓦锡被送上断头台

 

隔日,曾跟他有过交往的法籍意大利著名数学家拉格朗日闻讯,不禁悲叹:“砍下他的头颅只需要一眨眼工夫,但生出他那样的大脑一百年也不够。”

 

您至少需输入 5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