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慈善石油大亨的复杂人生

摩贝视野 Emma

他是全球历史上除君主外最富有的人,是世界公认的“石油大王”。他好的一面实在好到不能再好,但坏的一面又很坏。他极为沉默寡言、神秘莫测,一生都在各种不同角色和层层神话的掩饰下度过。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7.8–1937.5.23)是全球历史上除君主外最富有的人,是世界公认的石油大王。他一生不烟不酒不赌,生活严格自律。工作以外的活动主要有二:基督教和高尔夫,他每日读圣经,固定在礼拜日上教堂;高尔夫则是他常年的娱乐。他的工作,前半生是拼命赚钱,后半生是死劲捐钱。

洛克菲勒,1875

 

狡猾的父亲,朴实的母亲

洛克菲勒出生于纽约州中部的小镇里奇福德。他出身贫穷,在家中六个孩子排行第二,是长子。父亲是威廉·埃弗里.洛克菲勒(William Avery Rockefeller1810.11.131906.5.11),祖先来自德国和英国。母亲是伊丽莎.戴维森(Eliza Davison1813.9.121889.3.28),是爱尔兰与苏格兰血统。

他父亲,人称大个子比尔,是个到处闯荡的木材商、马贩子,也是个走江湖的巫医,兜售所谓立见奇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还出卖土地、买卖毛皮、贩盐、推销杂货,几乎是无事不干的百事通。讲究实际、自信、好冒险、善交际、任性而又以自我为中心,犯有重婚罪,且在外男女关系混乱,更时常长期不回家,不是个正直的人,故洛克菲勒一生都和父亲有些疏远。但父亲精明的个性也对年幼的他有所帮助。父亲出外经商,一去就是几个月,家中对孩子们的教育主要由母亲承担。但偶尔归家的父亲也与母亲一样望子成龙,一有空就教洛克菲勒如何写商业书信,如何准确而迅速地付款,以及如何清晰地记账。他深知社会的现实和世道的冷酷,所以他常采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教育孩子,使他们在踏入社会之前就能坚强而且精明起来。他父亲曾这么说:我一有机会就骗我儿子。我要他们精明点。

然而完全相反的,其母却是个虔诚的浸信会教徒,一言一行都遵从《圣经》的教导,勤快、节俭、朴实,家教严格、生活自律,从小对他灌输节俭、勤奋等观念,他的家庭主要是靠母亲一手辛苦维持的。

18岁的洛克菲勒,1857

幼年的洛克菲勒已开始以帮父母做家事,卖马铃薯、火鸡,甚至贷款给邻居收息等方法赚钱。学生时代,他喜欢并擅长于算术,但别科成绩平平。他并不属于才华洋溢耀眼型的人物,但永远严格系统化,理性不带感情地处理问题。儿时同辈形容他:规矩诚恳,严肃沉稳,内敛谨慎 洛克菲勒完全没有父亲那种花花公子的秉性,而是继承了母亲勤俭的美德。他把这种信念视为商业训练,一生中烙守不俭则匮的准则,从中他还引申出自己的结论:只有数字作数。

1853年因其父亲被告性侵女佣,他们全家搬到了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斯社比尔镇,并就读克利夫兰的中央中学,当时是克利夫兰唯一的中学,也是西阿勒格尼第一所免费的公立学校。毕业后他念了三个月的短期商业学校,学习复式簿记等会计技能。完成学业后,因为商业不景气,洛克菲勒没能马上找到工作,他跑遍城里每一家公司,有些公司甚至连续拒绝了他两三次。

终于,1855926日,16岁的洛克菲勒在经过六个礼拜的求职后,在经营谷物的Hewitt & Tuttle公司开始了第一分工作:簿记员。他往后终身都将926日视为重要纪念日,重视它超过生日。他前三个月薪水总共是50美元。领到第一份薪水的他已开始固定捐出十分之一的财产于慈善事业。他对这第一份工作极为热爱且努力,也学习到很多。他日后回忆我经商的所有方法与思维都是在那三年学到的。他的努力很快得到雇主赏识,因而不断得到升迁。

但在三年后的1858年,因为加薪要求被拒绝,他辞职与年仅19岁的英国人莫里斯·克拉克(Maurice B. Clark)各出2000元资本开始独立经营谷物和牧草批发的高风险生意。这时的他只有18岁,洛克菲勒以10%的年息向父亲借款1000美元,加上自己积蓄的1000美元。

1830年连接伊利湖和俄亥俄河的运河通航,1851年铁路通达。克利夫兰成为大湖区和大西洋沿岸间的货物转运中心,城市迅速发展了起来,工业兴起,人口迅速增加。洛克菲勒生逢其时。

 

眼光长远,创建标准石油

1859年,宾夕法尼亚州开挖出世界第一口油井,无数人疯狂涌进西北,数以千计的油井被胡乱开挖出来,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邻近的克利夫兰。看到这情况的洛克菲勒判断原油价格必将大跌,真正能赚到钱的是炼油,而非钻油。历史证明了他的想法是正确的。数年内,原油暴跌,炼油速度远不及钻油速度,许多钻油商必须贱价抛售原油以避免破产。1863年,两人终于行动,成立Clark & Rockefeller转向石油提炼投资,并揽入了另一位合伙人,化学家塞缪尔·安德鲁斯(Samuel Andrews)。

1864年,洛克菲勒与劳拉·斯佩尔曼. 洛克菲勒(Laura Spelman Rockefeller)结婚,两人是十年前的中学同学。他对妻子评价甚高:她的决定比我的还要正确。没有她的建议,我会是个穷人。他从此再也没有第二段爱情关系。他们生了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唯一的儿子也将在日后继承他的大部分事业。也大约在此时,他成为一个虔诚的浸信会教徒。宗教在他往后人生是一个原动力,他认为上帝给我财富,而对自己如何取得财富不感内疚。

洛克菲勒与儿子,1915

18652月,洛克菲勒和老伙计克拉克在经营方针上出现了严重纠纷。洛克菲勒大量借债筹措现金,在拍卖会上以72500美元(这对当时的他是一笔极大的巨款)成功将克拉克股权全数买下,而公司名亦改为Rockefeller & Andrews,克拉克从此离开标准石油。该拍卖常被后世史家视为石油工业历史上极为重要的一战。他自己回忆:那是决定我人生的一天。这时,他已握有完整的资本迎接南北战争后的巨大复苏能源需求。

1866年,揽入自己弟弟威廉. 洛克菲勒(William Rockefeller)为生意伙伴。1867年,揽入亨利·弗拉格勒(Henry M. Flagler)为另一合伙人,以RockefellerAndrewsFlagler三人为核心的炼油公司Rockefeller, Andrews & Flagler于是诞生,这即是日后标准石油的前身。此后两三年间,洛克菲勒选择高风险的极端方法,大量举债增资,大量转投资,大量开发副产品,并大获成功。1868年,Rockefeller, Andrews & Flagler公司已在克利夫兰拥有两块炼油区,在纽约设有一交易据点,是世界上最大的炼油商。

1870110日,洛克菲勒将炼油公司Rockefeller, Andrews & Flagler重组为标准石油公司,设于克利夫兰。

洛克菲勒与少数几个大型炼油商在1871年秋天秘密组成南方促进公司,同数个大型铁路公司(宾夕法尼亚铁路、伊利铁路)达成利益交换的秘密协议。南方促进公司承诺优先向该数个大铁路公司下单,而铁路公司给予南方促进公司近原价40%的高回扣,并出卖竞争油商的运输情报给南方促进公司。标准石油在这秘密协议参与最深,在南方促进公司的2000股中占了900股。然而之后铁路公司向南方促进公司以外的小竞争者大幅提高近原价一倍的运价,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最后这阴谋被以查尔斯.普拉特和亨利·罗杰斯为首的独立炼油商们揭发与推翻。

但标准石油并未受到多大影响,187223月的短短六个礼拜间,标准石油迅雷不及掩耳地收购了克利夫兰境内的22家炼油商(当地业者总计26家),这就是著名的克利夫兰大屠杀(Cleveland Massacre)。站稳此处的标准石油更加锐不可挡,在之后一连串的竞争——胜利——收购循环下,1879年,在成立的短短九年后,标准石油已经控制全美90%的炼油产业。因为量大,单位成本变得更低,更能向钻油业者与铁路业者讨价还价,地位更加稳固。

1877年,标准石油与最大运输者宾夕法尼亚州铁路发生冲突,故盘算将运输重心移向油管以脱离他们的束缚,他开始收购并建造输油管线。不愿让其脱离的宾夕法尼亚州铁路察觉后采取了反击,也开始收购油管与炼油厂,并压低价格。但最后仍旧不敌,这部分股权被全数买下。标准石油虽然取得胜利,但这一冲突引起了外界强烈关注,往后他的商业行为也慢慢变成全国注目的议题。

洛克菲勒以削价竞争、贿赂政界、威胁铁路业者,断绝对手必要耗材(如油罐车,油桶,油管),收购破产公司等手段有效打倒了竞争对手。除了强大的攻击手法外,他拉拢敌人的方式也收到很好效果。在将对手打垮后,洛克菲勒常会向对方提出和解,并开出优于市价许多的价钱收购对方资本,可能是现金,可能是股票。若对方拒绝,他就逼对方破产后以拍卖低价抢下资本。这种条件合理的威逼利诱,让许多对手和平妥协。选择现金的都发了小财,而选择标准石油股票的则成为大股东,发展更佳。例如1872年克利夫兰大屠杀中的两位竞争者,查尔斯.普拉特和亨利·罗杰斯,日后就进入了标准石油并成为长期的主要合伙人。另一位在1875年同意合作的约翰. 阿奇博尔德(John D. Archbold)更是最好的例子,他加入后一路受到洛克菲勒提拔,之后甚至当上副总裁,成为公司第二人。

 

垄断市场,降低油价

1882年,标准石油已经巨大到抵触美国法律对于一家独立企业的限制范围。于是洛克菲勒开始了一个钻法律漏洞的方法——托拉斯(Trust)。简单说,就是让所有公司名义上不由同一人直接控制,但让股权仍然集中在少数人手上以操纵市场的组织方法。于是,标准石油托拉斯成立了。

以对炼油环节的完全控制为基础,洛克菲勒将触手向上下游伸展。他踏入运输与终端销售,并成功建立了自己的垂直系统。这举动摧毁了许多原有的配油商,再度引起巨大争议。1880年左右,他也开始了一套崭新的油价控制思维。他开始不直接控制油价,而是间接地、以控制油料贮量控制油价。他甚至发行油料的选择权在市场流动,开始了世界第一个石油期货市场,有效的影响了往后的石油交易。1882年,曼哈顿的国家石油交易所正式开始石油期货市场。

1890年,托拉斯成立的八年后,标准石油托拉斯已经控制了全美85%的大多数石油相关行业,由上而下,钻油、炼油、配油、内需、出口、副产品加工等。以全球市场来说,除了远在万里外快速崛起的俄罗斯所占约25%~30%市场外,70%以上全世界石油工业的每一个环节,已经完全落在标准石油的控制中。但也在1890年这一年,美国通过了谢尔曼法,也就是俗称的反垄断法或反托拉斯法。1890年也是标准石油市占率最巅峰的一年。

自此之后,其在炼油区块的绝对垄断地位渐渐消失,从1890年世界市占率92%降低到1900年的80%,而钻油区块的降低更是巨大。其实洛克菲勒依然有能力继续维持垄断地位,但他最后自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承认:我们发现如果真的完全独占炼油,公众情感会反对我们。

1890年代,他开始将触角扩展至铁矿的开挖与运输,而与安德鲁·卡内基开始发生冲突。当时这两位商业巨擘的冲突是众所瞩目的焦点。也大概在这时,接近60岁的洛克菲勒开始思考退休的事。他将日常的直接管理交给了约翰. 阿奇博尔德,自己搬到纽约北部的波坎蒂科山区居住,并热衷于一些休闲活动,例如骑脚踏车和打高尔夫。

1897年,洛克菲勒退出所有公司的主要管理,但保留总裁的名分。1900年,老罗斯福开始了一连串对标准石油的攻击行动。1911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标准石油违反了反托拉斯法,并将之拆解为34家新公司。其后继企业——艾克森美孚ExxonMobil、埃莫科Amoco、康纳科Conoco和雪佛龙Chevron,在百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世界最大的数家石油公司

洛克菲勒被描绘为资本皇帝,1901Puck杂志漫画

洛克菲勒并没有如一般商人梦想的那样,因成功垄断市场而任意提高价格。相反地,在他统治石油工业的数十年间,他将日常用油价格大幅压低了约80%。洛克菲勒在1885年给他一位合伙人的信里是这么写的:继续努力吧。我们要永远记得我们是在为穷人们提供用油,而且必须是又便宜又好的油。反过来说,这也是为何美国消费者会让标准石油以如此不可置信的程度与速度控制市场的原因之一。

 

拼命赚钱,然后捐钱

洛克菲勒从少年时期领到第一分薪水开始,就开始将其中十分之一捐给教会。随着他往后财富的增加,这份捐助也跟着增加,主要是教育与医药方面,科学与艺术亦有。1897年后,他的生活重心渐由商场转向慈善事业。

1884年,他提供了主要资金给一所在亚特兰大的黑人女子大学,这就是未来的斯贝尔曼学院(名字取自他的岳父,一位长期的废奴主义者),该校最古老的一栋建筑洛克菲勒大厅就是以他命名。1880年末~1910年期间,洛克菲勒共提供了3500万美元给芝加哥大学,让当时这个小小的浸信会学校成为世界级的顶尖大学。

1902年他设立普通教育董事会,宗旨是推进美国每一阶层的教育,尤其是弱势的南方黑人教育。本机构最重要的影响在于资助了1910Flexner Report计划,本计划的实现对美国医药起了革命性的变化。洛克菲勒也对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布朗大学、布林莫尔学院、韦尔斯利学院、瓦萨尔大学提供过资助。

1901年他成立了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本机构在1965年提供大学教育后改名为现在的洛克斐勒大学。1913年,他成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本机构根除了钩虫病这个长年来危害南方甚大的疾病。他对本机构给予约2.5亿美元,主要是公共卫生及医疗训练,并活跃至今。他更出资成立了约翰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这是该领域的先驱顶尖机构,也建立了北京协和医学院(日后的北京清华大学医学部)。

洛克菲勒一生总共捐助了约5.5亿美元(其总财产约14亿美元)于慈善事业。另外有趣的是,老年的他常随便给遇到的大人一角硬币,给小孩五分硬币。他甚至对轮胎大王哈维·凡士通这样开玩笑的给了一角硬币。

 

结语

洛克菲勒在小时候就立下他的两个人生最大野心:1、赚到十万美元(按当时的购买力平价,约为2007年的三千万美元);2、活到100岁。第一个野心,他自然是达到且远远凌驾其上了。而第二个野心,他虽然在晚年尽其所能地强迫自己延长寿命以达到幼时立下的目标,包括搬到佛罗利达,绝对严格的规律生活,食物只摄取炼乳与蔬菜,水果等等,但还是在离98岁生日两个月时过世,离目标差了两年两个月,洛克菲勒长眠于故乡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湖景墓园。

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洛克菲勒在86岁时,留下了一首简单的小诗总结自己的一生:“我从小就被教导既要娱乐也要工作,我的人生就是一个悠长愉快的假期,全力工作,尽情玩乐,我在旅途上放下了一切忧愁,而上帝每天都善待我。”

约翰.辛格.沙金所绘的洛克菲勒肖像,1917

 

您至少需输入 5 个字~
  • 人生的偶像,让人敬佩
  • 人生的偶像,让人敬佩
  • 人生的偶像,让人敬佩
  • 人生的偶像,让人敬佩
  • 人生的偶像,让人敬佩